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杰克佣兵的灵魂互换

【攻受不清高亮警报。】
↑↑↑↑↑↑↑↑↑↑↑
——每比段子多多少的字数。
——没有后续一章完
——不知道自己写的攻受是啥,所以不打cp标签。
——写的很傻屌我自己知道。
————————————————————————————————————————————————————————————

    今天的奈布很不对劲,平时利落而不拘礼节的他,在今天每个动作都充满了绅士的美感。
就连修理最不喜欢的电机时都给人一种再弹钢琴的感觉,专注而富有节奏。

“你还好吗,奈布?”终于忍不住的律师问他。

听到呼唤的奈布转过头,嘴角的笑容疏离却不失礼。
“我很好,谢谢您的关心。”

看看看看,这根本就不正常,他不是应该说“你有时间关心我不如去多修一台电机。”才对。

算了,他还是去修电机吧。

决定专注修电机的律师的心跳猛的加快,他被杰克锁定为了目标。

不对啊,杰克不是喜欢追佣兵吗?

被追的狼狈逃窜却依旧出神的律师,在翻木板时被砍中倒地。

然后他被提了起来。

是的,是提不是绑气球更不是公主抱,而是一把抓住后领子十分嫌弃的……等等。

感觉自己的腿正在和地面亲密摩擦的律师察觉,他现在是被拖着走的。

怎么感觉今天一个个都不正常。

然而更不正常的还在后面。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律师的视线里,而且越来越近。

这是来救我……等等……杰克为什么停下了。

来到面前的奈布几乎没有犹豫的,直接抬起脚就往杰克脸上招呼。

律师清楚的听到奈布说:“你会为你的无礼付出代价。”

这都什么玩意……
无心吐槽的律师只觉得天旋地转,他被杰克直接甩了出去,摔的差点一口气没就喘上来。

等他爬起来看过去的时候,两方已经打的十分火热了。

不过与其说是打架,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殴打。

杰克那种怕手刀伤到对方的单纯防御状态看的律师一愣一愣的。

这游戏怎么了,真他妈的玄幻。

而正在单方面“挨打”的杰克其实内在的芯子是奈布,所以正在“殴打”的奈布的内在芯子才是杰克。

故事要从一个清晨说起,但太长了我不想说。

因为还操纵不好力度怕把自己一爪子把自己挠死的奈布,感觉十分的憋屈。

“就算现在疼的不是你,事后疼的也是你。”

“不劳您关心,我的自愈能力很好。”

奈布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不管是被砸,还是被信号弹打,杰克几乎只用几息时间就恢复正常。

也就是说,疼的只有他喽。

出神的奈布被杰克掀翻再地,但是围观的视角是,奈布把杰克掀翻在地。

前者理所当然,后者gay里gay气。

监管者的身体比逃生者力气大,虽然打是不敢打,但反压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围观视角就是,杰克又把奈布按在了地上。

看似理所当然,实际gay里gay气。

“冷静一下?”就算知道自己是在杰克的身体里,但这么看着自己还是感觉有点悚然。

“我很冷静。”杰克十分淡定的甩了甩因为捶自己身体而流血的手。

奈布十分关心自己的手是不是废了,于是他用带手套的手,一把攥住眼前那可怜的手,十分仔细的查看了一下。

围观视角表示,gay的不行。

一局游戏在两人诡异的气场中结束,而这件事飞快的席卷了整个庄园。

并在传言之中越说越大,就差说杰克和奈布游戏中野战了。

回到自己身体里的奈布坐在桌子的尽头,耳边是其她三位女士叽叽喳喳的问话。
为了能解释清楚,奈布耐着性子回答她们每一个问题。

——“没有”
——“没亲”
——“更没脱”
——“他为什么默认了我怎么知道。”
——“嗯?他默认了?!”
——“他默认的是他在上还是我在上?”

啊啊~再坐的女士们暧昧一笑道:“果然有故事。”

奈布:“我不是,我没有……”
这只是关系到一个男人的脸面问题。


评论(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