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佣杰】今天夫夫又锤爆了谁的头②

第二章
    一个年龄正处于人的巅峰时期,战绩斐然的雇佣兵想退役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
—— 
在混乱的1888年,黑帮之间的交火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
——
而在这场火拼之中,奈布需要干掉其中一边的boss,那无疑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
按理来说一般黑帮的boss都不会轻易参与火拼之中,他们往往喜欢站在背后,支使这底下的人去拼甚至是送死。
——
但今天不一样,这是一场非常激烈的大戏,双方boss都是想借着合并的幌子实际是吞并对方。
事关重大,所以都是亲自上场。
这可是奈布足足等了两个月才等到的机会。
——
火拼的地方在一片码头,奈布抬手干掉一个躲在集装箱后面瑟瑟发抖的一位黑帮成员换上了他的衣服。
——
没人会注意一个小角色的模样,所以奈布混入其中的计划非常顺利。
——
一边不动声色的开枪爆掉几个倒霉蛋的头,他一边观察着地形。
以服饰来判断对方与黑帮的位置,一步步深入。
——
哒哒哒的交火之中,有人喊“boss这里,您先坐车离开。”
——
奈布换了一弹夹,顺着声音看去,一小堆人正以保护的姿态,簇拥着一个人向一辆车走去。
——
“比想象中要简单不少啊。”他顺着逐渐退后的战场一点点后退,然后闪身躲进了一个码头的集装箱后。
——
瞄准开枪随意的爆了一个“保护者”的头,果然其余保护者立刻就停在原地,紧张的寻找着开枪的方向。趁着这个机会,奈布迅速接近了那辆boss要坐的车。
——
“嗨,兄弟。”他朝着车里的司机打了个招呼。
——
司机吓了一跳,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就连奈布这种底层的成员套装都比他高了一级。
——
“下车,我来开。”奈布打开了车门。
——
“可是……”司机有点犹豫。
——
奈布掏出自己的消音手枪干掉了他,他的耐心有限,对敌人也不会仁慈。
——
混乱越发接近,奈布转过头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演技,用颤抖的声线对围着一圈人墙的boss喊着“boss司机中枪了。”
——
谁也不知道夜幕遮掩下,这位听起来惊慌失措的青年,正微笑着。
——
“什么?”人墙中的一位说着就要过来查看,并示意旁人赶紧带boss去另外一辆车。
奈布把司机从车里提了出来,一副要给他看的样子,另一只拉开了枪的保险栓。
——
就是在人墙空缺到补位的一瞬间空隙,子弹已经穿透了那位boss的头颅。
——
任务完成,nice。
吹了一声口哨的奈布,顺手又干掉了过来查看的倒霉蛋,然后借着司机的尸体挡了几发对方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的射击,顺利上了车。
——
拧开车钥匙,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辆普通离弦的箭。
——
深夜的伦敦大街几乎没有行人,一个后备箱都被射成筛子的汽车后面尾随着四五辆黑车,也许是因为好歹是在市区,没有人丧心病狂的扫射,只有偶尔消音手枪子弹打到车体的清脆响声。
——
    这样下去可不行,甩不掉的话天亮之前他就不能到家了。而被知道住址的话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以前他倒是不会怕,反正他总是居无定所,但现在可不行,他现在只住小美人家里。
——
他太了解这群人想要抹杀一个人的方法了,计划周密并且绝对不放弃任务目标的任何软肋。
谁也不能保证在面对里世界庞大的情报网能够万无一失。
——
车辆拐了个弯,他记得这边附近有个高桥,应该可以让他摆脱这群人。
——
几乎是奈布刚把车开上桥,车子轮胎就被子弹打爆了,刺耳的刹车声中,他毫不犹豫将手中的方向盘打了整整360度,副驾驶位置狠狠地撞上了护栏。
——
这是一坐离水面足足有60米的高桥,按理来说坠落下去和跳楼没什么区别。
——
剧烈的撞击让安全气囊弹出,高速坠落中奈布果断的打开了车门,毫不犹豫的跳出去。
——
纵使有着足够的技巧,在接触水面的一瞬间,他也差点疼的晕过去。
——
“嘶。”估计是肋骨断了至少两根,他要怎么和小美人解释这件事,车祸?还不错,就这么说吧。
——
剧烈的疼痛和冰冷的湖水渗透四肢百骸,也就奈布还能这么乐观的想着其他的事情
——
如同奈布所预料的,高桥之上的人看不清情况,不敢下来只是气急败坏的对着桥下扫射。
但射程与水的阻力并没有让他们成为奈布的威胁。
——
游了几分钟顺利上了岸,奈布掏出自己泡了水的手机,坚强的手机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通话能力。
——
“喂,玛尔塔,救急,位置……”报了自己的准确位置,奈布不等还有些睡意朦胧的玛尔塔有什么反应,就挂断开始拨打了另一个电话。
——
还是不放心自家的小美人,先问问好了。
一阵清脆的铃声后,电话接通了
“喂。”
——
奈布语调轻快“睡得怎么样?”
——

“你在凌晨把我吵醒就为了问我睡的怎么样?”
——
杰克的语气有些不好,奈布以为是因为自己吵醒了对方导致的,也没有多想。
——
他轻笑一声,语气自然的完全不想断了肋骨的人“想你了没忍住。”
——
“早点回来,我挂了。”
杰克似乎按捺着什么情绪,奈布刚想问就被挂断了电话,对着已经忙音的电话奈布有点没反应过来。
——
这是起床气了?有点可爱……
——
然而杰克根本就没有睡觉,他不需要睡眠这种多余的事,虽然他确实有躺在床上试图去寻找所谓的睡意,但是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
挂了电话的杰克不紧不慢的转头对上面前的枪口,持枪的主人是个女杀手,似乎是认定杰克没有什么危险,目光有些暧昧的出声调笑起来。
——
“和您的主人通完话了?您可真是一个“漂亮”的男人,让人非常的拥有占有的欲望。”
——
人,总是一种容易被外表而迷惑的猎物,尤其是面对一个看起来儒雅又柔弱的俊美男性
——
对于对方露骨的调笑,杰克只是勾了勾唇角发出了一声轻笑,浓重的雾气疯狂的从各种能称得上缝隙的地方涌入,顷刻间就弥散到整个屋子。
——
代号051的地下杀手贝琳娜,等她反应过来开枪只用了一秒,但视线的能见度已经不足一米。
——
“见鬼!”子弹打近皮肉和打进沙发里了不是一个声音,说好的只是一个柔弱的意大利绅士呢?
——
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折身跑向门的方向,开玩笑,这种明显已经超出常识的事,明显是一个不了人完成刺杀的目标,更别提说的还是绑架了。
——
可惜再开枪的那一刻,她注定不可能逃走了。
锋利的刀片割开了她的小腿肌肉,奔跑中的她惊叫的狠狠摔在了地上。
——
“告诉我他在哪?”
——
“我不知道!”
她还怀着一丝侥幸不愿意开口,直到她看见自己的手臂像是被锋利的刀刃划过,皮肉翻卷,鲜血涌出,剧烈的疼痛撕扯着她每一根神经。
而她根本没看到武器,和拿着武器的人。
——
未知的恐惧总能让人情绪崩溃了,但她确实什么也不知道,她只是组织派过来带走这个人的,仅此而已,多余的资料她一点也不知道。
——
“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声嘶力竭的吼着,在死亡面前没有人会不害怕。
——
然后他听到了对方用磁性而温和的语调对她说。“我明白了,夜安,美丽的小姐。”然后她就再也没了意识。
——
TBC










 
   

评论(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