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佣杰】ABO婴儿车

——放飞自我码的,一气呵成没改过,也没看有没有语病,有没有错别字。
——过程含蓄,我努力了。
——溜了溜了。
——
——
——

杰克是个Omega,这是一件几乎没有人知道的事情——
倒不是说这是什么秘密,毕竟杰克的一切都不像是一个Omega。
——
杰克不像Omega一样娇小柔弱,相反的他材高挑,身体素质也Alpha没有什么区别。而且不像普通Omega会被发情期支配大部分的理智,除了浓烈的信息素,和还在忍受范围的燥热感之外,并没有其他反应。
如果不是过于浓烈的信息素会让Alpha,杰克甚至都用不上抑制剂这种东西。
——
庄园主提供的抑制剂的效果是顶尖的,但总归还是会对身体有一些负面影响,尤其是长久的使用之后,杰克觉得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差了。
——
他越来越烦躁旁人的喋喋不休,甚至开始厌烦游戏中曾能愉悦到他的惨叫。
——
他虽然依旧有礼的微笑着,眸子深处的暴虐气息却毫不掩饰的翻腾。
——
起初他只是偶尔会失控的捏碎手中的茶杯,但后来就演变他毫无绅士风度,甚至是气急败坏的把一个无辜的椅子踹了出去。
——
已经彻底失去维持于表面微笑的杰克放下了手中的抑制剂,坐到了自己的床上,用冰凉的指尖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以此勉强压抑暴虐的情绪。
——
最近是他的易感期,但他不能再用了抑制剂了,至少最近不行。至于游戏……今天这这场结束后,他会请假。
一场游戏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事情总不会如此凑巧。
——
然而事情就是如此的凑巧,并且上赶着一股脑都汇聚在了几个小时里。
——
对巧合一无所知的杰克,穿戴整齐后戴上独属于他的白色面具,检查了一遍擦的光亮如新的手刀,兴致缺缺的来到了游戏场地。
——
杰克刚刚落座与监管者的瑰色座椅上,趴在长桌上小憩的奈布就睁开了眼睛。天生敏锐的嗅觉,让他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玫瑰香味。
——
杰克吗?
眼中朦胧的睡意几乎是瞬间就被一片清明代替,他活动了一下四肢,严阵以待的模样让坐在旁边的艾米丽有些紧张。
——
“奈布先生,怎么了吗?”
——
“这场是杰克,小心一点。”奈布叮嘱了艾米丽一句。
——
“你怎么知道?”折腾手电筒的克利切问。
——
“他今天应该带了玫瑰。”奈布回答
——
玛尔塔闻言看了过来,她丝毫不怀疑奈布的能力“杰克先生已经有半个月没带过那个东西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恢复正常了。”
——
“谁知道。”奈布套上了护腕,看了一眼隔着求生者看到监管者的幕帘。继续说“与其期待敌人的怜悯不如多靠靠自己。”
——
半个月前突然不带玫瑰手杖的杰克先生,给所有人都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
那锋利的爪刀再也不是克制的力度,而是仿佛要把人撕成碎片。沾染了星点血迹面具后透露出的冰冷目光,更是让人发自心底的悚然。
——
“说的也是。”检查完信号枪的玛尔塔赞同了他”
——
艾米丽摸着自己冰凉的针筒“话是这么说,还是不习惯。”毕竟以前的杰克与现在比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让人恐惧的不行。
——
游戏开场,闲聊就此终止。
——
雾霭聚集,杰克和奈布在雾区相遇。
如果是以前杰克非常乐意追逐如此有挑战性的猎物,但是现在的杰克只会选择最快结束游戏的方法。
——
杰克错身走过,准备先淘汰刚才第一个炸机的逃生者。
——
已经做好了先挨一刀,来引起注意的奈布,眼看着高挑的身影和他擦肩而过。
——
玫瑰的味道似乎更浓郁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却并没有看到杰克的玫瑰手杖,而且这味道也有些不对劲,但现在并不是纠结于这个的时候。
——
“怎么?是不是雾太大杰克先生看不见我?”
——
赤裸裸的挑衅,雾区是是杰克的能力,怎么可能会反过来阻挡主人的视线。
——
杰克停下了脚步,这种平时根本不在意的挑衅,在目前抑制剂的多重负面影响下,他显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尤其是不知道是哪位救生者在远处疯狂的炸机,刺耳的电音不停地提示着位置,很显然这也是一个挑衅。
——
剧烈的情绪波动,加上本就是被长久抑制而不稳定发情期,理所当然的爆发了。
——
馥郁的玫瑰花香越发浓烈,全面戒备的奈布被这突然浓郁的信息素味搞懵了。
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Alpha,他瞬间就分辨出这个信息素意味着什么。
——
发情期?
奈布看了一眼眼前带被面具遮掩了所有情绪的高挑身影,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开玩笑的吧?杰克?Omega?把他这种A lpha追的满图跑的人,居然是的Omega?
——
不,不对。奈布自顾自想要否认这个结论,毕竟看着对方无比清明的眼神,绝对不像是发情期的Omega能有的冷静。
但信息素是Omega的信息素是绝对的,至于是怎么分辨的,当然是作为一个健康的Alpha,奈布起反应了。
——
这是合理的生理反应,只有不行的Alpha会对Omega的信息素没反应,所以这没什么可耻的,但奈布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努力压抑着自己蠢蠢欲动的信息素,他觉得自己应该远离这里,一个Alpha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长久的在Omega的信息素下一直保持理智。
他可不觉得自己能把杰克怎么样,也不太想和杰克怎么样。
——
相比于奈布的思绪翻腾,杰克的反应很平淡
——
“啧。”虽然有些猝不及防,但应该没有太大影响,毕竟自己的发情期于常理中Omega的发情期并不一样。现在他只要尽快的解决……
——
杰克显然忘了他的前面可是站了一位Alpha,或者说他根本没在意过一个求生者的性别。
——
虽然奈布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信息素,但也不可能一点味道都没有。
——
于是杰克思绪猛的被打断,属于Alpah的信息素猛的窜进鼻腔,被抑制剂摧残了太久的信息素,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缠了上去。
——
“唔。”他不可抑制的发出一声闷哼,把正准备远离的奈布吓了一跳。
——
尤其是两股信息素纠缠在一起的一瞬间,一脸懵逼的奈布,感觉有什么在自己的理智中炸开了。
虽然作为一名雇佣兵,他是经历过类似的训练,但杰克的信息素实在是太浓郁了,像是洪水冲垮了堤坝,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再次冲垮了奈布绝大部分理智。
——
杰克也没好到哪去,作为一位从各方面都很克制的绅士,他从未在发情期接触过Alpha,何况是这种没有抑制剂的情况下。
——
从未有过的燥热与渴求侵蚀着理智,逐渐抽空的力气的双腿越发虚软。
——
杰克抿起了唇角,隔着面具他与奈布对上了视线。
——
两个人对彼此的状况一目了然。
——
“电机还有很久能修完。”奈布试探性的出声“临时标记?”他俩目前的状况谁都耗不起,临时标记是最稳妥的行为。
——
被猎物标记是一件耻辱至极的事情,就算只是一个临时标记,但同时这是杰克面对的唯一选择。
——
杰克向奈布走近了几步,奈布看着站定于一步之遥的杰克,试探性的伸出手。杰克没动,似乎是默许了他的动作,于是奈布解开了对方里衬的第一颗扣子。
——
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杰克强忍着把眼前这个人撕碎的冲动,而奈布作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一个Omega,虽说脸都没见过,对方还可能是的“怪物”。但还是不可抑制的有点紧张。
——
Omega的腺体在后颈的位置,奈布微微踮起一点脚,为了保证安全他用手握住了杰克的双臂。
——
为什么他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能有这么诡异的身高差啊?暗自唾弃一下的奈布缓慢而小心的贴近对方的脖颈,离的极近的时候他能感受到来自于杰克身上的阴冷气息。
——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颈部,面具后杰克不受控制的眯起眼睛。
——
奈布齿尖的刺破了杰克腺体的一瞬间,空气中的信息素浓郁到了顶峰。
——
不,不对劲。
两人几乎是同时察觉到有什么即将失去控制。
——
临时标记不了?
属于杰克的信息素几乎是死死的纠缠着奈布的信息素,完全不受压制,可以说是霸道的不成。
——
“你真的是Omega?”奈布努力的保持着理智,对方的表现和认知中的Omega实在相差太多了。
——
杰克被发情期磨的烦躁的不成“与其问我,您倒不如问问自己真的是Alpha吗。”
——
这简直就是再变相说奈布不行,这种挑衅一般是没有Alpha忍得了的,奈布也不例外。
——
刻意压制的信息素完全释放,与杰克的信息素彻底的纠缠在一起,临时标记不了的话,那只剩下一种方法了。

奈布凑近杰克的耳边“我是不是Alpha,就让杰克先生来验证一下吧。”
——
在发情期的影响下,以奈布的身体素质想扳倒身为监管者的杰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
奈布按住一手按住杰克的肩膀,一手握住带有刀刃的手腕,将人给掀翻在了地上。然后把自己的膝盖强硬的抵在了对方修长的大腿之间。
——
“滚下去。”隔着面具杰克的声音有些沉闷,却丝毫不影响这句话所表达出来的愤怒。
——
奈布不为所动“被猎物扑倒让您很生气吗?”他附身亲吻着杰克裸露出来的锁骨。“在您成为猎人的那一刻,就应该做好被猎物反扑的准备。”
——
周围的雾霭越发浓重起来,与主人的心情如出一辙。
——
杰克闭起了眼睛,他无可反驳,是自己的疏漏让对方趁虚而入。
——
猎人被猎物反扑,并咬住了咽喉。
——
安静下来了啊,按着对方的手已经感受不到反抗的力量,但奈布也不会傻了吧唧的相信对方是彻底放弃了抵抗。
——
只放开了按着对方肩膀的手,从衣摆的下方探入,抚上了杰克的腰。
——
他看不见杰克的表情,却能听到面具后对方压抑的喘息。
——
杰克的皮肤没有一丝人该有的温度,以至于奈布的手对于杰克来说,可以说是灼热的。
——
手一路向上,杰克不受控制的微微弓起身,这让他感觉到羞耻,就像是自己渴求对方的触碰一般。
——
“放松点。”感受着手下紧绷的身体,奈布安抚性的轻声说着。
他一颗一颗的解开杰克衣衫,将对方苍白的胸膛暴露在了空气中,俯身亲吻着慢慢向上。
——
奈布没有摘下杰克的面具,他对杰克的模样没有好奇心,也没有亲吻对方的欲望。
——
Omega一生只能有一个Alpha,但Alpha的一生可以有很多Omega。
奈布虽然是一个非常负有责任感的人,但他也不会觉得自己能和杰克成为终身伴侣。更何况他没必要对着敌人仁慈。
——
这所有的想法,都止步于杰克自己将面具拿下来的一瞬间。
——
面具紧贴这面部,在这种情况下让杰克感受到了难以忍受的窒息之感,所以他将之摘下。
——
谁能想象到这位监管者拥有着如此让人惊艳的面容,那几乎是一张完美的西方面容,倾注了造物主所有的喜爱。
——
真是让人意外。
所有人都会对美丽的事物产生好感,奈布也一样,他觉得自己可能赚大了,以至于有必要争取一下终生伴侣的机会。
——
“奈布·萨贝达你在发什么呆?”
——
“啊?”奈布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走神了。
没了面具的遮掩,他能看到对方愠怒的表情,与绯红的脸。“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
——
是啊,会有下次的。
——
杰克无心去计较这句话的浅层意思,他被抱起绑在了狂欢之椅上,绑的并不是很紧,只要杰克不挣扎,尖锐的荆棘便不会刺破他的皮肤。
——
裤子被军刀划破,奈布还煞有其事的恶劣的说着“这样就不怕被人看到了。”
——
杰克没有回应他,只是周围的雾霭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再次浓厚了几分,几乎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
奈布挑了挑眉,抬起杰克修长的腿架在了椅子两边。
“我们后面不远处有一台机,你说我发信号会不会有人过来修?”
话音落下,奈布明显感觉到杰克凌乱了一瞬的呼吸。指尖轻轻揉捏着对方的胸前,彻底打乱了对方的呼吸。
——
“杰克先生。”奈布俯身接近咬住了杰克耳垂,然后毫无预兆的进入了他。“有人过来了。”
——
“啊……”陌生的快感送尾椎袭上后颈,几乎在理智中炸开,生理性的泪水夺眶而出,杰克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唇扣紧了扶手,压抑住了于后的喘息。
——
这么重的雾区,没有人会过来,更何况奈布发的信号是[快走]。但杰克分辨不了,甚至说他现在根本不能思考。
太大了,也太深了,杰克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
——
奈布看着对方有些放空的眼神暂时停下动作,轻笑着抬起绅士的下颚,被迫他扬起高贵的头颅,等待着对方聚焦然后然后低头轻吻这他的唇角。杰克侧了侧头,却不是躲开,而是狠狠地咬上了奈布的唇瓣血腥味一下子就在口中弥散开来。

“嘶。”奈布吸了吸气,狠狠地顶了杰克一下,等对方喘息着张开嘴,他趁机按着绅士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
“唔……”难耐的喘息都被堵在了喉咙里,杰克想要别开头,却被死死的按住。
——
身下的律动越来越来,过电般的快感便节节攀升,杰克顾不得荆棘刺破自己带来的刺痛,完全超出掌控范围的快感,让他本能的挣扎起来。
——
几乎是瞬间尖锐的就刺破了杰克的皮肤,奈布吓了一跳,反应迅速的他毫不犹豫的用军刀划开了荆棘,这才没让荆棘给杰克刮来更大的伤口。
——
“不行……停下……”绅士的喘息已经压抑到了极致。
——
奈布适当的放缓了动作,安抚性的的亲了亲杰克的额头,意识到自己可能先前的玩笑有点过分了“放松点,你不用这么克制,没有人回来这里。”
——
回应他的是杰克更加克制的喘息。
——
真是固执。
奈布挑了挑眉,用指尖撬开了对方尽显凉薄的唇瓣,任由对方的齿尖狠狠地咬住他的手指。
——
“嗯……啊……”细碎的喘息从手指隔开的缝隙溢出,奈布加快重了动作,一下一下深入的顶弄,直至对方再也无法咬合自己的手指。
——
合不上的嘴角渗透出口中无法咽下的津液,凌乱的衬衫与胸口荆棘刺破细小的伤口,让杰克看起来狼狈至极。
——
“啊——”
最后标记反馈的快感让他发出了奈布听来甜美至极的泣音。
——
理智逐渐归拢,杰克看着似乎还想再来一次的奈布,想让他滚,可惜话没出口又变成了喘息。
——
“杰克先生,我想您已经充分的体验到我是一个Alpha的事实,接下来请再体验一下您的Alpha的体力有多好吧。”
【END】

——
【屯住】
















评论(20)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