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那些年庄园主最后悔的事》(上)补全

——这是上篇的后半段
——我也不知道咋发合适,就这么凑活看看吧。
——我翻车了。(*꒦ິ⌓꒦ີ)
——我差点卡死着。(*꒦ິ⌓꒦ີ)
——我真的很努力了。(*꒦ິ⌓꒦ີ)

————————

“怎么,不敢了?”

“不敢说不上,只是想不到庄园舍得把你作为筹码。”手顺着衬衫的衣摆伸进,奈布观察着杰克的表情。

指尖接触到监管者皮肤异于常人的冰凉与柔软的触感告诉奈布,这个人真的只穿了一件衬衫就过来了,而下面什么也没穿……

“奈布先生就这么酌定是园主让我来的吗?”杰克挑挑眉,勾起一个颇为苦恼的表情,若不是眼底那玩味的笑意太过明显,奈布觉得他就要信这是误会了。

“要不然呢?”一种莫名的烦躁让奈布讽刺的扯了扯唇角。

“我以为我的爱意已经很明显了。”

“爱意?”奈布觉得自己能笑出声。

“你表达爱意的方式就是开局追我,闪现刀我,贴脸守我?”狠狠地捏了一下手底下某人的腰,奈布自己都没能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是有多怨念。

“行了。”奈布憋屈的表情成功的取悦了杰克,舌尖舔过唇瓣,低沉的声线再次蛊惑这奈布的耳膜。“我现在可是给你了一个报复的机会,奈布·萨贝达。”

随着最后一个尾音的落下,奈布只用了一秒就调换了他们的位置,把杰克死死的压在了身下。

对方突如其来的强势让杰克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再次笑起来的杰克伸出自己的舌尖,再明显不过的意思。

吻我。

真是一个一点也不温柔的亲吻,或者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在撕咬。锋利的齿尖毫不怜惜的啃咬着柔软的唇瓣,浓郁的血腥味在口腔里扩散。

“嗯……”细微的疼痛让杰克有些兴奋,他伸手环住奈布的脖子,迎合的态度让奈布放弃了撕咬,变成了夺取呼吸的深吻。

修长的腿攀上奈布的腰,看似吻的火热的两个人,实际都有点不在状态。

——他为什么这么熟练。

绅士的白衬衫在奈布的撕扯下变成了才白布条,低哑的喘息伴随着暧昧的水声,让两个人的理智都炸成了烟花。

奈布用粗鲁的动作掩饰着自己对这种事情并不熟练。
而对疼痛反应不同常人的杰克,虽然迎合着每一个动作,却已经别扭的死活不瞅奈布的脸。

“杰克先生这么熟练应该不是第一次吧。”

这语气真是酸的要死,被顶的话都说不完整的杰克,用自己的手狠狠的给奈布的后背来了道长长的红印。
“你有资格……说我吗?”

同样酸的要死的语气。

明明都是第一次却偏偏装做很熟练的两个人,一个自嘲的笑了起来。
“我会答应庄园主留下。”
一个侧头把脸埋进了柔软的枕头里,遮住了阴郁的表情。
“很好。”

————————
很短,因为这是上篇的后半段大概一半的样子,看不懂的请接上篇前半段一起看。

[中]
每天早上监管者们都会集合于主厅,让庄园主来分配一天的值班顺序。

里奥若有所思的看着杰克脖子上的吻痕。

裘克的眼神已经嫌弃的快具象化了。

至于瓦尔莱塔和红蝶两人窃窃私语,似乎在谈什么极为愉快的事,发出一阵轻笑。

而杰克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他不着痕迹的扶着腰坐到了椅子上,举止优雅的喝着自己的红茶。

满面春风的庄园主推门而入。

果然他让杰克去说服那个佣兵的做法是正确的,他早就看出了那个奈布对他“珍宝”的感情。

“杰克……”已经腹稿几千字的夸奖的词语,在看到吻痕的那一刻,硬生生的都卡了回去。

庄园主在几人注视下,面上镇定动作却如同暮年的老人一般颤颤巍巍的坐在自己的主座上。
声音听起来已经无限接近于扭曲“你和他,上床了?”

杰克淡定的注视着,毫不避讳的承认“是的,先生。”

——“哗啦”长桌的盘子被庄园主发泄般的全部扫落在地。

正在专心吃东西的班恩手一抖,瓦尔莱塔和红蝶对视一眼,有些担心,而裘克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

此时碎了满地的盘子,仿佛是庄园主心碎的声音。

他最完美的珍宝啊,不应该是这样啊,他不可能算错的时候,这怎么可能!

恨不得把自己胸前的衣服扯个洞出来的庄园主,狰狞的表情怎么可以用一个“痛心疾首”形容的了的。

“做到最后了?”

“是的,先生。”杰克抿了一口红茶,依旧回答的不紧不慢。

气氛几乎是瞬间紧张起来,里奥看着已经面目扭曲的庄园主不自觉的屏住呼吸,觉得也许应该找个理由离开。
而班恩已经拿着糕点钻进桌子底下了。

“真是个老流氓。”但就是这种情况下裘克没有辜负自己疯子的称号嘟囔了一句,在庄园主的死亡视线转过来之前,瓦尔莱塔眼疾手快把裘克茧刑拖走,以防出现命案。

庄园主把视线移了回去,就算情绪已经暴虐的接近失控的边缘,他也不忍心呵斥他的“珍宝”。

他现在只能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

“为什么?”

“先生昨天和我说,让我必须留下奈布,不论用任何手段。”杰克的话语顿了顿,扯了扯唇角,露出了一个无奈笑容。颇有一种强颜欢笑的感觉。

这个回答有些出乎意料,庄园主愣一下。
他确实是这么说的,但是他并没有那个意思,是他的语气太强硬了还是对那个佣兵表现得太温柔了,以至于让杰克误会而使用了这样过于“温柔”的方式。
谈不成打残了留下不才是正解吗?

所以他现在应该感动于“珍宝”的牺牲,还是应该绝望于“珍宝”属于别人了。

失去最完美的收藏品对每一个收藏家来说,打击是几乎致命的。

但是他不能生气,至少他不能对杰克生气。

捂着胸口憋红一张脸的庄园主感觉真他妈难受,简直不能呼吸。
可就就算他现在爆起捶死那个佣兵也已经晚了。

他丝毫没怀疑杰克话的真实性,并不是出于信任而是对自己窥探人心的自信。

殊不知他自以为掌握的非常完美的“珍宝”,在他看不见的角度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评论(18)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