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那些年庄园主最后悔的事》佣杰(上)


——大概会是(上)(中)(下),编不出来大概只有一个(下)

——婴儿车会补上的,等我酝酿一下

——我接下来写什么是没有规律的,我向来放飞自我,想什么是什么。

——因为都是放飞产物,不喜欢的宝宝们直接跳过就好了。

(上)
庄园主是一个有收集癖好的人,他喜欢那种被执念和仇恨蒙蔽双眼的人。

自焚的厂长,哭泣的小丑,盲信的鹿头,失败的蜘蛛小姐。

彻底坏掉的人啊,是珍宝。

当然还有一种,最完美的珍宝。

比如杰克,他是靠脸进来的。

庄园主从不觉得喜欢美人有什么肤浅的,那可是被造物主偏爱的人啊。

颜狗就颜狗,非要说的这么高大上。

啊,好吧。

最近我们十分颜狗的庄园主又盯上了一个人。

奈布·萨贝达,一位雇佣兵。

虽然平时帽兜遮盖大部分的脸,但并阻挡不了庄园主透视光一般的视线。

一种和杰克完全相反的美貌,与绅士内敛的危险不同,这位雇佣兵充满了侵略性。

庄园主对这件收藏品势在必得
“不论是什么条件,你都必须留在这里。”

“哦?”与庄园主独身坐在主厅的奈布翘着自己的二郎腿似笑非笑,完全不把话当话的样子。

对比庄园主完全不在意,对于“珍宝”他有着绝对的宽容心态。
而且作为最擅长看透人心的他,总是能窥探到事物本身自己都为发觉的软肋。

“你会留在这里,就在今晚之后。”

对方如此酌定的语气终于让奈布不得不警惕起来,如果不是实力悬殊,奈布真的可能会爆起,抱着同归于尽的态度杀了他。

对方的目光像是被激怒的凶兽,那让人不自觉战栗的危险目光,让庄园主兴奋至极。

必须,必须要让他永远的留在这里。

表情越发癫狂痴迷的庄园主让奈布感觉非常非常的不妙,但更多是恶心。

索性庄园主也没多停留,说一句“明天见。“就先行离开了。

庄园主离开后,逃生者们陆续走进大厅。

“奈布先生你没事吧?”
玛尔塔一进大厅就发觉奈布的脸色十分不好,一想到对方刚刚独自面对完庄园主就不禁更担心了。

放在往常奈布也许会打趣几句,毕竟玛尔塔勉强算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但现在的他一点闲心都没有,未知的危机感让他烦躁。
于是他只是挥了挥手“没事。”就错身离开。

中途也有好奇的人试图询问,都被奈布一个十分不友好的眼神给堵了回去。

回到自己房间的奈布关上了门。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也就是说他的威胁随时都可能出现。

但是,这是不是有些太快了,凛冽的破空声突兀的想起,奈布本能的翻滚,躲过一击。
随后来不及他抬头,就差点被紧接而来的攻击击中后劲,虽然躲了过去但还是被打中了肩膀。

以前受过枪伤的肩膀传来钻心的疼痛,但试图还击的奈布却没看到任何人影。

这种情况唯一能想到的大概只有那个该死的绅士了。

“杰克?”

“小奈布,晚上好啊。”熟悉的声线想起,杰克现身在奈布的身前。

“你……”质问的语句被眼前的景象直接怼了回去。

绅士柔软的黑发有些潮湿,也许因为刚刚洗完澡,瑰丽的眸子里还弥漫着淡淡的水气。
嘴角的笑容一如往常,温和中带着淡淡的疏离。

但这都不是重点。

只看过杰克正装的奈布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一件白色的衬衫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先不说脖子下面那形状优美的锁骨疯狂刷着存在感。

就那衬衫的长度已经哲学的让奈布大脑放空了。
衣摆勉强遮住私密处,只露出两条修长的腿。

【奈布受到美色冲击,进入僵直状态】

一脸懵逼的奈布被杰克按到了床上。

长腿一跨,杰克就骑在奈布的腰上,受到惊吓的奈布下意识的一拳怼过去。齿

速度很快,杰克仰头躲过,但还是擦到了下巴,白皙的下巴瞬间一片通红。

当然作为代价,奈布的手被杰克死死的握在了手里。

就当奈布以为要被报复的时候。

杰克却只是低下头,柔软的舌尖从奈布的手背一路上滑至手指,最后把他的食指含在了嘴里。

齿尖轻轻研磨着柔软的指腹。

有什么冲动即将爆发,几乎席卷了所有理智。
他努力告诉自己这肯定是一个陷阱,却还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心跳已经时常,而耳边又想起杰克的声音,

“奈布·萨贝达。”低沉的声线温柔而缱绻“不是,天天喊着要干翻我吗?”
瑰丽的眸子里染上显而易见的挑逗于笑意。
杰克发出了挑衅。

“怎么,不敢了?”

奈布【理智?可去他妈的吧。

————————
Q列表一个同好都没有想扩列,愿意的宝宝可以私聊我吗(*꒦ິ⌓꒦ີ)

评论(17)

热度(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