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佣杰】婴儿车

——ooc是一定有的。
——什么更新都放一放,我的婴儿车都落土了。
——全程屏蔽一个圆圆的的会震动的情趣用品的名称“——”是啥,老司机们都懂。不懂的宝宝们请继续纯洁下去。
——全程屏蔽一切可能被和谐的动词声词,画面感我只能尽力而为。
——因为懒得塑造全新的过程梗,所以和第一次开婴儿车有一点重叠的梗。
——最后这是两个人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之后的事情。

第一章
    演绎之星最后一名的奈布,凭借着寻求安慰的理由,成功让杰克答应了陪他胡闹一回。
  
奈布向来是一个抓得住机会的人,自然也能把握的住分寸。

emmm大概吧。

比赛之前奈布挑了一个不算过分的东西找到了杰克。

“你干什么?”被对方有点暧昧的眼神盯的发毛,但表面依旧优雅稳重的喝了一口杰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奈布一点点接近杰克,直到坐在椅子上的杰克彻底被他压制。

奈布的表情十分严肃“还记得怎么的约定吗?”
但动作却出卖了他的意图。

“你最好不要太久,距离游戏开始已经已经没多长时间了。”

将毫不反抗的杰克的双手被按在头顶的椅背上,奈布亲了亲杰克的唇角。

“放心吧,不会耽误你的。”

“这样最好。”双腿之间强硬的挤进一个膝盖,呼吸一颤的杰克,觉得奈布的话一点了不靠谱。

每次要折腾多久,他心里没数吗?

“放开。”感觉到对方已经在扒自己裤子的杰克,想要反抗,可他已经错过了最佳反抗时间。

浑身的力气随着对方手指的强势侵入仿佛被抽空了一般,杰克难耐仰起头,推拒着对方的肩膀。
他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颤抖,但对方任何一个轻微的动作都可以让他溃不成军。

还是这么敏感。

奈布低下头亲吻他绯红的眼角,将手指抽了出来,也放开钳制着对方的手。
然后趁杰克刚刚放松的一瞬间,将带来的东西直接送进了深处。

“嗯……”猝不及防被冰凉异物侵入让杰克下意识的扣紧椅子的扶手。
奈布满意的站起身,利落的开始给杰克把裤子穿好。

杰克虽然不知道奈布把什么东西留在了里面,但很显然这绝对是在胡闹。

“那是什么,拿出去。”

“一个小玩具而已。”奈布能感觉到杰克似乎有点生气,他也知道这个可能触及到了对方的一些底线。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弃呢。

“这可是你答应我的。”奈布把头埋在对方的颈窝,十分孩子气的拱了拱,耍赖的态度十分明显的小声嘟囔“你们绅士这么不在乎信誉吗?”

杰克很想问他这种事能跟信誉挂钩吗?但他没有,前几天对方让人揪心的落寞让他放弃了拒绝。

“好吧。”

虽然身体深处有个不知名的东西真的很不习惯,但也不是多影响他行动,杰克觉的他还能忍受。

奈布抬起头吧嗒亲了一口杰克的脸。
“知道你爱我。”黏黏糊糊的又腻歪了一下的奈布
,动作十分狗腿的给杰克带上了面具。
然后生怕对方反悔一般的把杰克拉了起来,推拒着他赶紧去游戏场地。

奈布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让杰克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但现在反悔说什么也晚了。

游戏开始【空军/医生/前锋/园丁】

锋利的刀刃割开脆弱的皮肤,瑰丽的鲜血涌出,这份愉悦让杰克暂时选择遗忘那陌生的异物感。

中刀的医生在杰克的速度下根本找不到治疗的机会,最终只能无奈的被砍倒。

开局一分钟就蹲在地上的艾米丽安慰自己,起码会有公主抱。

然而她并没有等到公主抱,她看到的是杰克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

她这是被嫌弃了吗???

嫌弃是不可能的,除了奈布没有人能让杰克在意到出现嫌弃的情绪。

——那东西为什么会动?!

已经远离参与者的杰克扶着墙,锋利的手刀嵌入墙面。
异物细微的震动疯狂的撩拨着他对这种事情异常脆弱的神经。
不可忽视酥麻的感觉从尾骨袭上脊背。

杰克强制性的抑制自己凌乱的呼吸,一点点站直身体。

不管怎么样,这游戏他至少要留住两个。

而此时游戏场地外的奈布坐在独属于监管者杰克的位置上,嘴角恶劣的笑容让正在休息的里奥觉得有点头皮发麻。

三分钟差不多了,可以试试二挡了。

而另一边勉强走了两步的杰克,差点就那么直直的跪坐在地上。

变快了……

“唔……”只有背靠墙壁双腿才能支撑起身体的重量,已经在失控边缘的杰克,再也抑制不住凌乱的呼吸,以至于遮挡于脸上的面具带给他难以忍受的窒息之感。

为了不让理智变得更加混沌,他不得不把面具从脸上摘了下来。

事实证明他这个举动有多正确。

——最高挡。

“嗯……啊……”猝不及防的加快让他惊喘出声,然后再被理智死死压抑。

深处越发疯狂的震动带来的是完全难以忍受的快感,如同电流一般的扩散至全身。

他靠着墙的身体一寸寸滑落,最终跌坐在地。

逃生者可以开启大门的警报响彻,不远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他用右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以防溢出那些让他羞耻的低吟。

惧怕被逃生者发现的监管者。

真是,要被逼疯了啊……

身体从未如此渴望被填满,永远攀不上顶峰的欲望,让他抿紧唇角。

等游戏结束,寻来的奈布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似乎完全失去理智的杰克,靠坐在墙边,绯红着眼角,带着完全意识不到的祈求目光,看的奈布深吸了一口气。

似乎玩大了,奈布想。
怎么能敏感成这个样子,只是一个“——”而已。

奈布上前试图抱着自家的监管者赶紧撤了现场,下一把游戏的监管者是里奥,这个老父亲一样的角色要是看到他把杰克折腾成这样,怕是要被捶死。

苦脑于怎么抱走而蹲下的奈布,被杰克的单手环住了肩膀,就在奈布没明白这是要干啥的时候。
修长的双腿攀上了奈布的腰。

“就现在。”沙哑又细微颤抖的声线。

呆愣了一瞬的奈布恶劣勾起了唇角,他用手指研磨这对方通红的耳垂,明知故问“现在干什么?”

“听不懂就给我滚。”

“别。”感觉到对方真的是生气了的奈布,赶紧认怂。

这可是对方第一次主动松口可以在外面。

他利落的褪下了杰克的裤子。

杰克的后背抵着墙,被奈布用双手拖腿半抱了起来。

奈布并没有把已经关闭“——”拽出来,而是直接进入。
“——”到达了一个从未企及的最深处。

“不……啊……”双腿根本不受控制的颤抖,压抑到极致的喘息像是哀鸣一般。

奈布安抚着亲吻他的唇角,缓慢的律动等待着他的适应。

“把它……拿出去……”

有力气说话了,看来差不多了。
奈布挑了挑眉,动手把“——”的频率来到了最大,然后快速的动了起来。

所有的喘息声都在此刻顶撞下支离破碎,他张开了嘴,却有没瞬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生理性的泪水滚滚而落,伴随着压抑泣音。

真的是疯了。

理智被彻底的摧毁,他将头埋在奈布的颈窝,分不清这到底是欢愉还是折磨。

“求你……停下……”细微的祈求带着难以掩饰的哭腔在奈布的耳边响起。

天啊,真的哭了……

奈布连忙停缓了动作,把那个震动的玩意给关上了。

靠靠靠,这次真的过头了。

耳边细微的呜咽声提醒着奈布他究竟把这个骄傲的绅士折腾成了什么样子。

“对不起,下次我不会这样了。”

他明明知道他有多骄傲,为什么非要把他逼的这样向自己示弱。

嫉妒吗?他问自己。

应该是有吧,安抚的摸着对方白皙的脖颈。

说什么不在意排名什么都是假的,太多的失去让他极度不安。

就好像这份感情里,他多卑微一样。

“奈布·萨贝达,试探够了吧。”

沉闷沙哑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

奈布下意识收紧搂着的双手。

他自嘲于对方早就察觉那自己为隐藏的很好的不安,但更感谢对方能够容忍他一次又一次的试探。

真让人羞愧,奈布蹭了蹭对方因为汗液有些潮湿的肩膀。
觉得自已经要感动哭了。
“谢谢。”
“还有够了,已经够了……”

——————

终于写好了,改是不知道怎么改了,头磕床都要磕傻了。
等我学会开链接我就能开跑车了,哈哈哈哈。
emmmm溜了ᕕ•́ݓ•̀ᕗ

——Q列表一个同好都没有想扩列,愿意的宝宝可以私聊我吗(*꒦ິ⌓꒦ີ)

评论(25)

热度(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