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杰佣】

#今天我放飞自我非常开心。
#就是突然想写
#对给杰克送人头无法自拔
#ooc是一定有的
#后续,可能有吧。

————————————

庄园的生活怎么样呢,枯燥乏味。

潮湿腐朽的气息充斥鼻腔,阴冷的空气疯狂蚕食着一切称的上温暖的东西。
灰白的杂草与灰色的土地再加上昏暗的天空,整个世界都仿佛置身古老年代的黑白照片一样,缺乏色彩更缺乏活力。

杰克坐在华丽的一如既往的椅子上,旁边破布娃娃的尸体横躺在地上,破碎的棉絮涌出,倔强的在原地打滚刷着存在感,而这存在感刷的,已经好几年了。

身后的长桌传来轻微的议论声,按照惯例杰克起身哼着愉快的调子走到桌前,对着四位逃生者优雅行礼。

谁也想不到这位看似十分愉悦的绅士面具后
面正瞪着一双溢满乏味的眼睛,嘴角抿起。

愉悦?不存在的。

“啊,是杰克!”护士兴奋的声音几乎响彻整个大厅。

“杰克叔叔,晚上好。”园丁停止鼓捣自己的工具箱,乖巧伸手打招呼。

坐在园丁旁边的盲女,顺着声音侧了侧头,作为刚刚到来的人她显得有些拘谨。“晚好,杰克先生”

杰克没有回应任何人,他回到自己的椅子上,面对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了。

自从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的庄园主,把这个游戏变成了死亡回归复活点,无限逃离游戏的时候。这群逃离者就彻底逃脱恐怖的支配。有的甚至玩起了恋爱攻略养成游戏。

而作为被女士们列为攻略对象最前端的杰克,只能表示。

——游戏体验极差。

如果说以前是追逐与被追逐的死亡游戏,那么现在就是杰克到底会抓谁的幸运大转盘。

什么绝望啊,惨叫啊,都在公主抱下化为泡影。

玫瑰手杖,呵。

杰克现在很想把这东西和椅子一起送上天炸成烟花。

相比与杰克的郁闷,坐在长桌尽头一言不发奈布也并没有好到哪去。

作为一个经常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过去完全用“九死一生”这个词语概括的退役佣兵。来到这个所谓的游戏是来找回刺激又充实生活的。

强大的监管者与残酷的游戏规则,曾经让他性质满满,他喜欢挑战比自己强大的人,就算失败的代价会是死亡。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身手超群的佣兵觉得自己送死都赶不上第一个。

女士们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了”,杰克基本在游戏里都是全程隐身的规避各种姿势的送死。

而奈布的选择是,找一颗隐蔽的树靠着,做一条无欲无求的咸鱼。

就这样,两位游戏体验极差的“玩家”就这么相遇了。

警戒心跳突然想起,奈布几乎是本能的警惕起来,他扫试了一周,不远处姿势十分怪异的草告诉他,杰克就站在那里。

依旧保持着靠树的姿势没动,实际全身肌肉都已经进去了高度戒备的状态。

奈布语气随意的扭曲了杰克此时的境况。
“被女士们追的逃窜还真是狼狈啊。”

一个危险的猎物。
这是杰克看到奈布的第一眼时大脑反馈给他的信息,久违的愉悦让他不去计较所谓的无礼。
“想比于那群小姐们,我更对你感兴趣。”

明知道对方的意思,却故意装做听不懂的样子,奈布挑了挑眉:“我对男人可向来没什么意思。”

“哦?那还真是遗憾。”虽然是这么说着,奈布的警戒心跳却已经越来越快。

已经很接近了,靠着树的奈布猛的抬腿,力度之大带着凛冽的破空声,就朝着杰克招呼过去。

杰克终于现出了身行,用手臂挡住了那对着他麻袋来的一脚。

手臂传来的疼痛让他兴奋,他几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将眼前的猎物据为己有。

但奈布却没有和他再打的意思,退了几步的奈布大喊了一声。
——“美丽的女士们,你们的绅士在这里。”

“你以为他……”她们能听到?

自认为这里已经很隐蔽的杰克,话说了一半却顿住了,监管者的听力远胜于人,远处的脚步声告诉了他,女士们不光听到了奈布的喊声,还找了过来。

“永远不要小看女士们,杰克先生。”再次靠在树上的的奈布,非常期待看到这位绅士被打脸的样子,就算他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但出乎意料杰克不光没有生气,还似乎非常的愉快,面具后低沉的声音尾调有些上扬。
“感谢您的提醒,但我想我们还有时间干点别的。”

“什……”只说了一个字的奈布被杰克一个闪现按在了树上,冰冷的刀刃紧挨着脖颈,眼前的面具近的几乎都要贴在了奈布的脸上。

一种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奈布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在这个没有真正死亡无限讨逃亡中,不得不说自己还是大意了。

奈布已经做好对方会割断自己的气管的准备,却没想到眼前的面具就那么突兀的消失在对方的脸上,紧接着唇上冰凉柔软的触感,预示这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

卧槽!他被亲了?

自认为非常直男的奈布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惊吓,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去推身前的这个人。

而杰克完全没有反抗甚至还顺着力度直接往下倒。

两人滚成一团,被赶来的女士们看和正着。

“啊——”护士发出了一声尖叫,园丁默默地抱住了护士,拍了拍他的背。

被尖叫声吓得一轱辘爬起来的奈布还有点恍惚。
而杰克就淡定的多,他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领子,然后贴心的给帽兜都轱辘下来的奈布摘下了头发里的几根草叶,顺带把帽兜给他扣了回去。

与面具一起消失的还有手刀,没有那种危险的东西衬托的杰克,此时的绅士风度对女士们的吸引更上一层楼。

而护士小姐已经无心沉迷美色,因为这个美色看情况来讲似乎已经不可能属于她了。
她朝奈布大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佣兵,骗子!”

女士们转身离开,完全不顾及试图解释的奈布。

园丁:“没什么好解释,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杰克对着女士们优雅行礼,护士小姐泪眼朦胧的挥挥手,瞪了一眼奈布转身不再回头。

很好,别想解释清了。

而就在奈布郁闷的时候,作为罪魁祸首的杰克欠了欠身“感谢您的帮助。”然后直接隐身,也走了。

留在原地的奈布再次愣了一会。

奈布:“艹。”

评论(3)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