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今天的佣杰还没在一起?》

——最近心态爆炸了,控制不住自己就写了这可以说是非常傻屌的段子。

1
比起脑袋有坑的庄园主安排的一场又一场让人腻歪的游戏,看别人谈恋爱已经成了所有人唯一的娱乐节目。

就算主角是两位男性。

护士为首的几位女士表示,找到了生活的希望和盼头。

而律师和一干直男们表示,这种环境都能谈恋爱,大概是真爱。

2
奈布第一次向杰克表白的时候是在一局游戏的刚开场。

手里拿了一朵娇艳欲滴的假玫瑰花,造就了一个奇迹。

那是护士第一次看到开局紧紧一分半钟,就把监管者逼红眼的逆天操作。

护士一直觉得杰克对奈布是有意思的啊,就连一群直男都能在两人无意识的互动看到粉红色的泡泡。

怎么一表白就要变凶杀现场了呢。

这难道就是恼羞成怒?

护士看了看不远处修电机的幸运儿,又看了一眼完全无视他们执着守尸的杰克,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难道是她的感觉错了?其实杰克根本就不喜欢奈布,而且还反同的钢管直男。

这个疑问一直持续到杰克拿出了自己的玫瑰手杖。

护士惊呆了,修完电机准备救一试试幸运儿也惊呆了。

虽说送花能够增加表白的成功几率,但掰人家手杖上的玫瑰表白是什么骚操作,增加死亡几率吗?

幸运儿对着坐在椅子上一脸懵逼的奈布比划了一个抱拳,然后头也不回的去修下一个电机,顺手还带走了憋笑十分辛苦的护士。
“告辞。”

3
     奈布的第二次表白是在修好玫瑰手杖之后的事情,抱着玫瑰手杖主动被挂在椅子上的奈布深情表白,得到了还在生气杰克的残忍拒绝。
      奈布试图再次尝试,可玫瑰手杖实在是修的惨不忍睹,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上挂满了来自蜘蛛小姐的蛛丝。
奈布表示“我真的尽力了啊,这个破地方我真的找不到胶水这么高级的东西。”

回答他的只有杰克的冷笑。

情急之下奈布抓住了杰克的一只手,杰克也没甩开他。

个自沉溺在自己情绪的两个人谁也没注意到奈布满手的蛛丝。

后来想来拆椅子的园丁看着奈布带着杰克一起飞走的时候,吓的工具箱都掉了。

“私私……私奔!?”

4
第三次奈布已经失去的当面表白的机会,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书面表白。
但信件仿佛石沉大海。
几天没有的得到回应的奈布在游戏开局后宛如一条咸鱼,直到园丁告诉奈布。
“我听我我父亲说,杰克有看那封信,还把信贴身收起来了。”

死灰复燃说的大概就是此时奈布,兴奋异常的奈布一个箭步就蹿了出去。

爱情蒙蔽了他的双眼,使他没有看到路过的律师。

如果两个人撞成滚地葫芦还好说,但好巧不巧的作为一个职业佣兵奈布反应超群,于是便成了一个伪“地咚”。

然后更巧的事情发生了。

警戒心跳加快,警戒心跳消失。

奈布一脸懵逼,园丁已经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钢管直男完全不知道怎么了的律师“???”

护士:“没救了”

幸运儿:“大兄弟,注孤生。”







评论(16)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