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难以自抑的》佣杰

【今天不想学车,想挖个萝卜坑。
——————————————————————————

1
杰克一直是个很病态的人。
他将自己消融于黑暗,穿梭在废墟之中
他欣赏每一份绝望,沉溺于赐予他人死亡。

   因为在昏暗的天空下,一切都是荒芜而冰冷的,除了那些来自逃亡者的鲜血。
那灼热的温度,实在是太让人眷恋了,不是吗?

锋利的刀片撕开脆弱的皮肤,瑰丽的红色流淌而出,星星点点的溅落在灰暗的土地上,不禁让杰克想起最初这庭院里灼目的玫瑰花。

真是让人着迷啊,他有些出神的站在原地回忆了一瞬,便追逐着血液的痕迹而去。

“没有人能逃掉,没有人。”

他将抓到的人绑在红色的座椅上,尖锐的荆棘刺破了护士小姐的皮肤,他情不自禁的用研磨了一下指尖触碰到的血液。那一瞬间感受到的温度,让他眷恋至极。

当然,同时也勾起了杰克并不美好的回忆。

监管者独特的哼唱小调戛然而止,躲在一边准备救人的佣兵愣了一下。

被发现了?

奈布警惕的露头看了看,杰克依旧现在护士旁边没有动,头还看着于他位置相反的方向。

那就是没发现?
救人迫在眉睫,奈布也懒得多想,一个技能就冲到了椅子旁边,准备以挨一刀的代价救下护士小姐。

奈布解绳子,杰克转过头,扬起了利爪,面具后面的眼睛闪烁着瑰丽的红色。

“你吃炸药了,这么快就红眼?!”

被救下的护士小姐头也不回的跑了,躺在地上的奈布只觉得前途一片荒凉。

杰克弯腰将奈布抱起,却没有放在椅子上,而是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

“你知道怎样逼疯一个人吗?”
第一次听到杰克说话的奈布,被那低沉而磁性的声线,震的愣了愣,随后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现在已经快被你逼疯了。”

“真是失礼。”杰克把奈布的白眼尽收眼底,这突如其来的说话欲望也就没有了。他准备就近找个椅子,把这个无礼的小佣兵飞了。

眼见就要被绑在了椅子上,奈布急中生智,一把拽住杰克的领子。
“我突然有兴趣听你怎么逼疯一个人。”

领子猛的被拽住,杰克眼神堪称恐怖的看着奈布。“没人教过你什么是基本的礼仪吗?”

奈布也反应过来自己这个拽领子的动作确实失礼,但一想到对方是个怎样神经病,奈布就忍不住讽刺。

“是啊,我可没钱请礼仪老师,但我觉得随随便便公主抱别人并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尤其是抱一个男人,那太变态了不是吗,杰克先生?”

反正左右都是被飞,飞之前他一定要气死这个宛如神经病的绅士。

但事实上杰克并没有生气,他将奈布的手从自己的领子上拽下来,把他绑在椅子上后,才不紧不慢的回答。

“怎么对待宠物是主人的权利。”

“你……”奈布还想在说些什么,却被贴在自己脖子上的刀片逼了回去。

好好好,你变态,你都对。嘴上没说的奈布,臭着一张脸,疯狂的在内心肺腑着。

“什么都写在脸上。”杰克的声音有些嘲讽。

“总比你这种戴个面具不敢见人的好。”奈布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咋回事,脖子顶着刀也梗着脖子犟。

这句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杰克身上危险的气息就攀上了顶峰。

锋利的手刀有刺穿了奈布的肩膀,将他牢牢的定在椅子上,杰克弯下腰,那爆裂的气息让奈布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你最好不要尝试激怒我。”冰冷至极的语调并没有让奈布感到害怕。

几乎用尽全力的用头去撞击近在咫尺的白色白色面具,在沉闷的撞击声中,破碎的面具从杰克的脸上掉在了地上。

也不管额头撞成了什么血肉模糊的样子,奈布低头缓了一下,开始酝酿词汇来嘲讽杰克,却在抬头的一瞬间,把所有话都吞了回去。

用最接地气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大概就是。
“娘嘞,这也长得太他妈的好看了吧。”

标准的西方面容,看着就感觉十分完美的脸型,和无论如何都没法让人忽视的高挺鼻梁。

一看见字就头疼的奈布,对着这张脸,词汇非常的匮乏的想着。

“奈布·萨贝达。”属于杰克的低声线在耳边想起,出神已久的奈布猛的回神。

瑰丽的眸子里酝酿着极致危险的风暴,锋利的手刀离开他的肩膀,几乎就要当头砍下,千钧一发之际,椅子带着奈布飞了。

杰克“……”

奈布“气不死你。”

评论(23)

热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