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

大概只写佣杰的号

疯狂ooc的佣杰

【春天到了,我的小心脏疯狂躁动。】
1
杰克自诩为绅士,对于监管者这份职业一直十分负责,能飞了四个绝对不飞三个。
虽然这对于几位小姐来说颇为粗鲁,但规则就是规则,杰克能做出最大的让步,就是把绑气球,换成公主抱。
就这样几乎无一败绩的杰克,未曾想过自己也会有像傻子一样溜一整局的时候。
2
杰克对于追上这位佣兵先生,可谓是异常的执着。以至于无视了剩余的所有人。
杰克跨窗户,砸板子,闪现……

佣兵淡定走位躲过。

护士安静的蹲在地上翻箱子,对于自己预警心跳,毫无反应。

幸运儿和魔术师一起修理着电击,爆米花一个接着一个,两人却淡定依旧。
3
队友们陆续逃离,佣兵的技能还有两个,眼看大门就买眼前,佣兵却没有用技能进入大门。
他一个技能直接对着杰克的身上冲了过去。

佣兵的力气大的出奇,以至于对这个“投怀送抱”的举动有些惊讶的杰克,被撞的失去了重心。

而佣兵抓住了这个机会,又是一个技能,推得杰克噔噔蹬的退了好几步。然后被一把摁在了椅子上。

这个人真是有趣极了。

佣兵狡黠的笑容杰克看在眼里,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生气。

不管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还是此刻被逃生者违反规定的绑在狂欢之椅上,

佣兵手指暧昧的擦过杰克的腰,拽住了后边的绳子紧了紧。另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防止那尖利的手刀会攻击自己,低下头慢慢凑近至耳边。

“杰克先生,感觉怎么样?”

4
    从他在庄园中醒来成为监管者,以前所有的记忆都模糊不清。
     而抓住逃生者是他能娱乐的唯一乐趣,可日复一日的重复让他厌倦。
      佣兵是个很好的出现,让杰克终于在那重复的剧情中,看到了一丝起伏。
     而这一丝起伏,几乎吸引了杰克所有的注意力。
为了发现更多的乐趣,杰克不介意一退再退,甚至一次又一次的被绑在狂欢之椅上。

“小佣兵,还不走吗?”

已经是第十次坐椅子的杰克,看着若有所思的奈布,隐藏在面具后面的眉峰挑了挑。

“坐椅子很有趣吗,杰克先生?”

奈布就是再傻也能看出,杰克一而再再而三的放水。
尤其是被绑在椅子上后,那种愉悦的心情都已经溢出来了。
要么被绑椅子,要么穷追不舍,这监管者是真的皮。
“不过,有点可爱啊。”这危险想法让奈布非常的头疼。

“还好吧。”其实绑椅子的游戏已经有些腻了,只是奈布那苦恼的表情,是杰克新的乐趣。

5
    俗话说人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溜了无数次杰克的奈布,终于一个失误,技能撞墙被抓了起来。

被杰克公主抱的奈布,连挣扎都懒得挣扎,被抱着就够羞耻的了,再像个小女生一样挣扎,简直羞耻的不能想象。
只不过被飞一次而已,反正三个队友都跑出去了。

奈布在怀的杰克,愉悦的哼着自己的调子,一步一步的走着。

百般无聊的奈布视线猛的扫到了杰克没有面具遮掩的下巴。
那是个很好看的弧度,让奈布不自禁的想要看看这下巴主人的整张脸。

想做就做是奈布的习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一把掀开白色的面具。

被突然的举动难免吓了一跳的杰克,再次感觉了这个人带给他新奇的感觉,愉悦的笑了起来。
面具下的脸有些苍白,却完全掩盖不了那来自于颜值的光环。尤其是那高挺鼻梁下,略显凉薄的嘴唇微微勾起,露出优雅得体的微笑时,仿佛整张脸都发起光来。

受到美色攻击的奈布,也不管什么羞耻不羞耻,一个鲤鱼打挺就挣扎出了杰克的怀抱,两个技能直接从杰克眼前消失不见。
颇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6
    再一次看到杰克是好几天以后得事情,白色的面具上的裂痕被胶布堪堪粘在一起,奈布能感觉到,杰克十分不友好的气息。

让一个绅士带一个破面具,能高兴才有鬼。

先不说监管者里一个能修面具的都没有这件事,这面具为啥就非带不可呢。

要知道在杰克看来,这太没绅士风度了。

真是令人好奇啊。

一时间好奇心高于理智的奈布,以被砍一刀的代价,再次拍飞了杰克的面具,然后掉头就跑。

但身后却迟迟没有杰克像以往那样追来的脚步声。

于是奈布谨慎的又走了回去,发现杰克依旧站在原地,低头捣鼓着自己的手刀,然后那手刀就被卸了下来。

奈布“!!?”

失去了面具的杰克,几乎把绅士两个字发挥到了极致,摘下危险的手刀露出修长苍白的手指,抚平了礼服上的每一丝褶皱。俊美的脸上也挂起了优雅而得体的微笑。

与监管者那种锋芒毕露的危险不同,此时的杰克显得温柔而克制。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让人心跳加速。

      戴着面具杰克永远都不会拒绝奈布把自己按在狂欢之椅上,但失去面具的杰克并不喜欢奈布如此粗鲁的动作。

“这太失礼了,奈布先生。”

“我觉得的还好。” 紧了紧绳子,奈布看着某人明显不悦却始终没有挣扎的样子,露出一个笑容。

“很吸引人,杰克先生。”

7
    太荒唐了,手下冰凉的皮肤,和某位绅士略微急促的呼吸,让奈布根本找不到停下来的理由。
     直到隔了一颗树,正在修电机护士小姐因为爆了一个米花,而发出了一声惊叫,奈布才清醒过来。
      
       失去了面具手刀,又被奈布无礼的按在椅子上的杰克,眼神有着迷蒙。
        陌生的感觉麻痹了他的每一根神经,让他没有一点力气。
        如果说以往是放水纵容的不加反抗,那现在就是真真正正的没法反抗。
        
不在控制范围了,杰克觉得他可能玩脱了。

   奈布也很惊讶于杰克不反抗的态度,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位被自己搞的衣衫凌乱,面色潮红的监管者,似乎失去了反抗能力。

出乎意料的敏感不是吗?

实在是太诱人了。

——车怕是写不了的吧,不开心。

8
    随着三位队友的陆续逃离,奈布解开了杰克的衣服的所有扣子,手伸进了衣服里。

长年不见阳光的皮肤十分的冰凉,但奈布很有信心能给他捂热。

“停下。”反抗不能的杰克完全接受不了如此羞耻的对待,出声叫停。

停下,不可能。

温热的手指划过腰间,带起一阵轻颤,杰克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冷静,但生理上的快感却不容拒绝。

“别那么克制。”耳边传来的是佣兵沙哑的声音。

杰克抿了抿唇,他知道接下来大概会发生什么。
很显然他这是被猎物反杀了,真是糟糕至极的情况。

奈布的手已经来到了他腰带上,然后腰带很快就阵亡了。

奈布褪去了他的裤子,并抬起了他的一条腿。

“你……啊……”酥麻的感觉如同电流一般的从脊椎蹿起,几乎席卷了全身。

该死的,生理性的泪水一下就被激了出来,就算再傻,杰克也知道这是要做到最后一步的意思。

羞耻感,曾经杰克曾认为自己绝不可能出现的情绪,几乎淹没了他。

在野外被按在椅子上下其手,对于一个绅士来说简直糟糕的难以想象。

一个优雅得体的绅士失去了所有冷静,难耐又克制的喘息着。

试问谁不想把他彻底征服呢。

身体一下被填满,让杰克不受控制的抬起头,吸了一口冷气。

“很疼吗?”奈布问。

杰克并不想理他,而别过了头。

奈布挑了挑眉,准备给不听话的监管者一点教训,没有在给适应的时间,而是直接动了起来。

“不……”身体的敏感超乎了想象,杰克下意识的扣紧了椅子的边缘,生理性的泪水根本不受控制,就连腿也在颤抖着。

但就算如此,在短暂的一个字后,奈布听到的也只是杰克隐忍的喘息。

奈布明白他的绅士情节,那种根深蒂固的礼节根本不能让杰克有放纵出声的可能。

但这样不是更有征服感吗?

奈布的动作越来越快,破旧的狂欢之椅,不堪重负的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刹车,不敢写了的太明显,怕凉|・ω・`)

评论(13)

热度(507)